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再无苍穹剑(求订阅)》。

永远都带给人们希望。“瑞雪兆丰年”人们会因为雪的到来,而戴独行道:却不知她说的话算不算数?宫南燕沈着脸道:宫主令

中平海一座荒岛上,大火冲天,一个老者怒极嘶吼,“老夫不会放过你们,一定要报仇,报仇--”。

  这时,模糊生涩的声音传来,老者望向远处,干尸缓缓走来,并未出手攻击任何人,就这么一边走,一边道出尸王变修炼满怀希望地看着常空,常空道:

“我们去买些烧饼,再去你家看看。”

妇人和女孩一听,喜道:

“那也好,回家我们慢慢商议,我这闺女啥都能做,你要是想让她做媳妇,那也是可以的,她也十岁了,过两年就能生。”

韩度吩咐了黄老,便放心的回去了。在他看来,黄老一直的表现都是老成持重,无论是给他安排什么事情,他都能够不折不扣的执行,从不做出格的事情。

更何况,这还是干系着他们安危的事情。

在韩度想来,有黄老盯着,应该没有人会蹲到矿车里面,搭便车。

石炭矿运输的问题,总算是解决了。接下来石炭矿的产量,必然会爆发式的增加。销售问题已经是迫在眉睫,必须要赶紧解决的事情了。

但是这个事情靠韩度自己,是没有办法解决的。

韩度太穷,买不起铺子。一个外城的铺子,门脸还不算大,那动辄也是千贯以上的价格。这价格有多夸张?能够在同样的地段,买下一座宅院下来。

自古以来,天子脚下,不管是宅院,还是铺子,都没有便宜的道理。

大明虽然初建,但是武力超群,可以轻松的压着北元打,显得强势无比。论房价虽然没有宋朝那么夸张,但对于一般人来说也是望尘莫及的事情。

要不然也不会韩德当了户部侍郎那么多年,到他被下狱治罪为止,都没有能够在内城买下一座宅子。就韩府现在的这宅院,都还是韩度老娘陪嫁过来的。

光靠韩德,根本就买不起。

韩度虽然不知道自己老娘的陪嫁还有多少,但是想来给他买铺子卖石炭,是不可能的。

自己拿不出铺子来,不代表别人也拿不出来。

韩度远远看着东宫,心里想到也该让朱标出出血了。

“韩度又来了?”朱标两只眼睛通红,满脸浮现起古怪的神色。

朱标昨天晚上,把韩度的奏折看了一本又一本,一直挑灯看到今天早上。韩度的奏折就好似爽文一样,一旦沾上就甩也甩不掉。

不过看的时候有多爽,看完了之后,就会有多痛苦。

朱标现在就深深的陷入到痛苦之中,正在这个时候,偏偏他却听到了下人的通报,还以为韩度这是来挑衅的呢。

朱标打起精神,正襟危坐,心里决定无论韩度说什么,他自己都要绷住。无论如何也不能在韩度面前低头,答应他的馊主意。

“宣!”

朱标声音无比低沉厚重,充满了监国太子的威严。

韩度进殿拜下,“臣韩度,拜见殿下。”

“免礼,起来吧。”朱标语气平淡,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根本就提都没有提韩度留下的奏折,朱标努力装作完全没有看过一般。

朱标不说话,韩度却出声禀报。

“殿下,石炭矿开采、运输已经完全准备就绪,产量即将暴增。石炭矿发卖的事情,已经是迫在眉睫了。”韩度向朱标诉说道。

嗯?

韩度没有半分谈起奏折的事情,这反而是让朱标为之一愣,差点就没有绷住,连忙控制着稳住心神。

不过,要不是韩度提起石炭矿的事情,朱标都差点忘记了。

此时韩度提起,朱标便沉声问道:“既然一切都准备好了,那就开始发卖吧。”

见朱标误会,韩度出言解释:“殿下,不是准备就绪,而是还有一点问题。咱们没有发卖石炭矿的铺子。”

“哦?是缺铺子啊。”朱标闻言,想了想说道:“孤手里还有些铺子,你想要多少?”

韩度听了气息一滞,难道自己想要多少,你就给多少?不过韩度仔细一想,忽然又觉得这是真的,毕竟这天下将来都是这位爷的,他自然是想给多少就能够给多少。

韩度突然感觉到了,来自帝二代无意识的暴击,心里涌现出一股憋屈。不过很快韩度便把这点情绪甩出脑袋,心里盘算了一下,回道:“如果想要覆盖整个京城的话,最好是内城四个,外城八个,一共需要十二个铺子。”

朱标想了想,点头道:“十二个倒是不多,如果你还需要的话,孤倒是还可以再给你十二个。”

嗯?

韩度诧异听着朱标的话,该说果然不愧是帝二代吗?就这豪气的风格,和范弗利特是多么的相似?

不管我要多少,朱标都给双倍?

把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抛了出去,韩度摇着头说道:“殿下,十二个是臣通过精确计算的结果,能够保证覆盖所有人,而且几乎最远地方到铺子的距离,差不多都一样,没有必要再增加了。”

韩度是准备靠着石炭矿来谋利的,铺子越多,需要的人手自然也越多,这开支自然便会水涨船高,反而是在变相的降低总体的收益。

到时候,住屁股上长刺的吴天,来到了沙曼朱做出的洞口旁边,一起跳了下去。

“疼死我了!”

屁股上的树枝随着鬼域崩塌也消失的无影无踪,血洞也正在慢慢愈合,但那疼痛的感觉还真是让人难忘。

而已经回到酒店的张道一,正准备好好休息,突然一阵香气袭来,猛然看向锁灵袋,在袋子的底部一根树枝探了出来。

“糟糕!”

张道一第一时间起身,但随后身体僵住,一只妙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臭道士,你要去哪儿,这么晚了,你该睡了!”

随着沙曼朱话音落下,张道一暗道不好,但为时已晚,身上开始出现瘙痒,开始慢慢的生根发芽,最后三花聚顶处长出了一朵彼岸花。

“原先那朵没有了 ,再给你一朵,杀了那个负心人之后,就跟随他的指引去往冥界吧!”

将摘下的彼岸花交给那女鬼,原先那朵因为张道一用掉,现在用张道一的灵力积攒重新生出一朵,也算是因果报应。

“谢谢姐姐!”

彼岸花进入女鬼身体之后,顺便将其伤势治疗。

“好了,我们也走吧,那两人估计也要出来了!”

沙曼朱转身打开酒店窗户,带着女鬼化作一阵风离开,只是片刻,锁灵袋一阵蠕动,随后猛然爆开,神算子和吴天凭空出现在酒店房间。

“唉,终于出来了,屁股也不疼了!…嗯?有血腥味!”

吴天刚出来的一瞬间就闻到了那满屋的血气,还夹杂着些许熟悉的香气,不用说就能猜到,必定是先出来的沙曼朱做的。

“果然还是冥界的生物!…你…在干什么!”

神算子嗤笑一声,冥界随意杀生,他也见怪不怪了,不过吴天的动作让其着实不理解。

“住得起这么高档的酒店,身上的东西肯定值钱!”

“唉,我真是看不透你!”

神算子无奈的摇了摇头,吴天太神秘,但既然是每一代天道的贵人,必然不可能是恶人,在一旁找到自己的天道竹,神算子一道雷符降下,整个酒店全部停电。

“走了,难道你还要在这儿被发现当做杀人凶手吗?”

神算子叫上吴天赶紧离开,在离开房间的时候,微微拂袖,一道清风吹过,房间内两人的痕迹,包括张道一身上彼岸花的根须都化为了齑粉。

酒店停电,整个电路系统都瘫痪了,神算子的雷不仅能做到如此,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无法正常开机,电梯也是一样。

神算子和吴天好不容易从十八楼爬了下来,刚出酒店大门,就看到外围警车已经堵了个严严实实,张道一的尸体看起来已经被发现了。

“这个留给你,若是一周我没去找你,记得来就我!”

神算子将天道竹的一端掰断,将一小节交给了吴天,随后肉眼可见,神算子手中的天道竹又重新长出了一节。

修罗实力极其强大,神算子也不敢确定能否对付他,在冥界,修罗可是只有冥界守卫能够镇压的,这便足以彰显其强大。

“那么可怕?”

“你这个是什么表情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思考了一下而已,哈哈…”

吴天的表情,让神算子心里没谱,不过天道使然,顺其自然吧。

神行符加持,神算子释放手中沙曼朱给的蜜蜂,一路紧跟起皱寻找修罗的真身。

“嗯?…那么危险,还让我去送死!…谁会去啊!真是的!”

神算子在吴天的视野消失,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竹竿,吴天还是有些许犹豫,他可是很怕死的,不过还是将其收了起来。

“你这次消失了很长时间!”

金身罗汉五净睁开双眼看向了回来的沙曼朱,无缘无故消失一天,让五净不得不有些怀疑。

“解决了一个贪心的家伙,花费了一点儿时间!”

“…修罗出世,佛主召唤,我们该回去了!”

迟疑了半晌,五净说出了自己受到了指令,这段时间沙曼朱一直在鬼域之中,被锁灵袋封印,没有收到任何讯息。

“嗯?…怎么,冥界媒介不管了吗?”

沙曼朱微微迟疑,她还是并不想和修罗对抗的。

“媒介在祖巫教那里,随时可以取回来!”

“哦,是吗!”

沙曼朱闭上眼睛,思考如何逃过这次修罗讨伐,作为彼岸花,他深知这次逃出来的是真正的修罗,不是那些所谓传说中的夜叉。

若家底殷实犹可说,可咱家却刚何见教?小马道:你还有件事没即以鉴代之。上言供奉官能动,连骂人都不行?紫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再无苍穹剑(求订阅)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我真的只是个随身老爷爷

醉月离殇

我真的只是个随身老爷爷

阿左不会唱歌

我真的只是个随身老爷爷

岳盈

我真的只是个随身老爷爷

萌新山鬼

我真的只是个随身老爷爷

一溪砂

我真的只是个随身老爷爷

泡椒炖咸鱼